<noframes id="bhnbr">

        <address id="bhnbr"><address id="bhnbr"><nobr id="bhnbr"></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bhnbr"><nobr id="bhnbr"><meter id="bhnbr"></meter></nobr></address>
          <span id="bhnbr"></span>

          廣告

          魯迅與郁達夫的關系 魯迅先生和蕭紅、陳西瀅是什么關系

          綜合

          近代歷史上還能證明中華民族還是偉大的人物也就那么幾個人,魯夫子算一個,可有些人還不珍惜!

          魯迅和郁達夫的關系

          1927年初,郁達夫來到上海,不久認識了魯迅。1928年與魯迅合編《奔流》月刊,并主編《大眾文藝》。魯迅、郁達夫這一對文壇密友,在現代中國文壇被傳為佳話, 他們之所以會成為至交,因為他們有相似的成長經歷,又都是追慕“真”的人,待人真誠,做人很真實,讓人體會到一層實在,都是追求真摯之人,彼此之間更是真誠以待。兩人也都是頗具社會責任感的作家,在文學創作的路途上,互相理解,攜手并進,共進退,甚至同時遭難,并盡全力促進中國文學事業的發展,編輯刊物,不遺余力;發掘新人,給以幫助,為他們的成長提供發展的平臺,較為適合的環境,中國現代文學事業蓬勃發展當中應該說他們的功勞是不可估量的。

          魯迅與郁達夫的關系 魯迅先生和蕭紅、陳西瀅是什么關系

          雖然郁達夫對魯迅非常崇敬,但激烈的政治斗爭使他那顆從小就受傷的具有憂郁詩人氣質的心靈難以承受,1933年4月他由上海遷居杭州。不過此后,郁達夫對魯迅的崇敬仍不減以前,他在遷杭的當天晚上,讀到魯迅和許廣平的《兩地書》時,他覺得“從這一部兩人的私記里,看出了許多平時不容易看到的黑暗面來。”⑽他們關心中國文學的出路,在討論關于中國需要有偉大作品出現的問題時,他說:“在目下的中國作品之中,以時間的試練來說,我以為魯迅的‘阿Q’是偉大的。”⑾他對魯迅的評價仍非常高。他認為:“魯迅的文體簡練得像一把匕首,能以寸鐵殺人,一刀見血。”⑿盡管郁達夫和魯迅各有自己的文藝追求,何況那時郁達夫還有熱衷于“靜的文藝作品”的傾向,與魯迅迥然不同,但他卻相當理解魯迅那表面的陰冷:“在魯迅的刻薄的表皮上,人只見到他的一張冷冰冰的青臉,可是皮下一層,在那里潮涌發酵的,卻正是一腔沸血,一股熱情……實際上魯迅卻是一個富于感情的人,只是勉強壓住,不使透露出來而已。”⒀郁達夫不僅對魯迅的作品有精辟見解,而且還對魯迅的內心作了深刻的剖析,比任何人都早地理解了魯迅的深沉、魯迅激情、魯迅的堅韌,這實在是對魯迅“韌”的戰斗精神的發現與贊嘆,可見郁達夫對魯迅的非同一般的友誼與崇敬。

          從郁達夫在魯迅生前對魯迅的評價中,我們可以感覺到郁達夫對魯迅的崇敬,聯系他們的一系列的行動,就更是如此。郁達夫自己也曾講過他非常推崇魯迅的。但郁達夫在當時對魯迅的精神并沒有像瞿秋白那樣準確地、完整地把握,對當時的形勢也沒有充分地認識,終于導致他不聽魯迅的忠告而由滬遷杭。然而這也并不能說明魯迅對郁達夫的影響終于消失了。相反,郁達夫對魯迅的崇敬是要產生效果的,魯迅的精神力量以潛伏在郁達夫的那顆正直無私的心靈里。魯迅的逝世震驚了他,以后的行動使我們看到了魯迅精神對郁達夫生活、思想、工作等方面的重大影響。

          如果說魯迅是一位偉大的作家,那么具有復雜一生而始終保持一顆正直的心靈的郁達夫則是一位杰出的作家。郁達夫的名聲不是借了魯迅的光而發亮的,而是郁達夫內心所固有的人格、思想、精神在逐步地、日益地與魯迅精神融合中而發出光、放出熱的。郁達夫在魯迅生前所作出動對魯迅的評價還只能說是一位正直的文化人對魯迅做人的崇敬,而在魯迅逝世以后,郁達夫的行動之中,處處表現出魯迅的戰斗精神,這正是魯迅精神對郁達夫的人格、思想的巨大影響所在。這是郁達夫精神生活、戰斗生活中所不可忽略的一個重要方面,是我們應該重視的。

          魯迅先生和蕭紅的關系

          蕭紅在民國女作家里,長得不漂亮,文采也不見得最好,卻在史上留下一筆,這與魯迅的直接幫助是分不開的。魯迅與蕭紅是師生關系,有人卻反對,說魯迅暗戀蕭紅。理由是,如果不是暗戀,何以那般推薦蕭紅的作品,還毫不吝嗇地贊美蕭紅,稱她“是當今中國最有前途的女作家。”我對魯迅的理解是,他對蕭紅僅止于喜歡,但還未至于暗戀。

          陳西瀅和魯迅的關系

          因為女師大風潮,激起了魯迅先生與陳西瀅先生之間的筆戰,所以兩人的關系處于水火不容的狀態。

          在20年代中期,新文化運動主將魯迅與北京大學外文系教授、"閑話"作家陳西瀅之間發生過一場論戰。這場論戰以對學生運動的態度為發端,引出了一系列的筆戰,也同時涉及到了對對方作品的評價問題。1

          展開全文
          开心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