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hnbr">

        <address id="bhnbr"><address id="bhnbr"><nobr id="bhnbr"></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bhnbr"><nobr id="bhnbr"><meter id="bhnbr"></meter></nobr></address>
          <span id="bhnbr"></span>

          廣告

          多爾袞打得過鰲拜嗎 濟爾哈朗是誰的兒子

          用戶102685505230

          清朝的敗筆就是大辮子,殺人太多,對太監情有獨鐘。

          7個回答

          恰恰相反,鰲拜要是懼怕多爾袞早就成了多爾袞一派了。

          鰲拜連索尼都干不過,還想和多爾袞斗,多爾袞當著皇帝面殺了鰲拜,皇帝都不會說啥。

          略微懂一點清史的人就知道,人家多爾袞是正兒八經的皇室宗親,努爾哈赤的親兒子,鰲拜只是一個外人罷了,而且文韜武略也比不上多爾袞,多爾袞攝政王呢。

          記載鰲拜其實對于多爾袞并不是很懼怕,滿洲第一武士這也符合他的性格。

          多爾袞打得過鰲拜嗎 濟爾哈朗是誰的兒子

          崇德八年(1643)八月初九皇太極逝世,滿洲親貴在帝位繼承上出現矛盾?;侍珮O長子肅親王豪格與皇太極之弟多爾袞爭立?;侍珮O生前統領的正黃旗與鑲黃旗擁立豪格,而多爾袞自領的正白旗與鑲白旗則擁立多爾袞。雙方爭持不下,形勢極其嚴峻。鑲黃旗護軍統領鰲拜手握重兵,成為這場皇位之爭中的核心人物之一。

          他與兩黃旗的其他大臣索尼、譚泰等八人會集于豪格府邸,“共立盟誓,愿死生一處”,密謀擁立肅親王為帝。鑒于當時緊張的局面,鰲拜等嚴加戒備,密令兵丁守衛門禁,以防不測。八月十四日,代善于崇政殿召集會議討論繼承人選。鰲拜于當天清晨與兩黃旗大臣盟誓于大清門,堅決擁立先帝(皇太極)之子,并命兩旗精銳護軍全副武裝環衛崇政殿,作好了不惜兵戎相見的準備。當會議之中爭論不休時,鰲拜與效忠于皇太極的一批將領紛紛離座,按劍而前,齊聲說道:“我們這些臣子,吃的是先帝的飯,穿的是先帝的衣,先帝對我們的養育之恩有如天高海深。如果不立先帝之子,我們寧可從死先帝于地下!”實際上是以武力威脅多爾袞不得覬覦帝位。

          在這種形勢下,多爾袞不得不作出讓步,提出擁立皇太極第九子、6歲的福臨繼位,由自己和鄭親王濟爾哈朗一同輔政。這一折衷方案最終為雙方所接受。福臨即位,改明年為順治元年。

          多爾袞打得過鰲拜嗎 濟爾哈朗是誰的兒子

          鰲拜,生于1610年,卒于康熙八年(1669),瓜爾佳氏,滿洲鑲黃旗人,衛齊第三子。初以巴牙喇壯達從征,屢有功。清朝三代元勛,康熙帝早年輔政大臣之一。

          鰲拜前半生軍功赫赫,號稱“滿洲第一勇士”,后半生則操握權柄、結黨營私??滴醢四?,鰲拜因專擅弄權而被拘禁,不久就死于幽所,為影響清初政局的一個重要人物。天聰八年(1634年),授牛錄章京世職,任甲喇額真。崇德二年(1637年),征明皮島,與甲喇額真準塔為前鋒,渡海搏戰,敵軍披靡,遂克之。命優敘,進三等梅勒章京,賜號“巴圖魯”。崇德六年(1641年),從鄭親王濟爾哈朗圍錦州,明總督洪承疇赴援,鰲拜輒先陷陣,五戰皆捷,明兵大潰,追擊之,擒斬過半。

          功最,進一等,擢巴牙喇纛章京。崇德八年(1643年),從貝勒阿巴泰等敗明守關將,進薄燕京,略地山東,多斬獲。凱旋,敗明總督范志完總兵吳三桂軍。敘功,進三等昂邦章京,賚賜甚厚。

          說句實話,鰲拜想和多爾袞較量好比胳膊比大腿,而且還是在皇太極在位的時候,一個是將才一個是帥才,一個是臣下,一個是主上,一個只懂打仗,一個會玩政治,完全沒有可比性,多爾袞要想弄死鰲拜只需要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鰲拜要想弄死多爾袞就是癡人說夢。

          鰲拜是不可能造反成功,多爾袞是隨時隨地可以當皇帝的。

          愛新覺羅·濟爾哈朗(1599年11月19日—1655年6月11日),和碩莊親王愛新覺羅·舒爾哈齊第六子;己亥年十月初二日(11月19日)丑時生,母為舒爾哈齊五娶福晉烏喇納喇氏,布干貝勒之女。努爾哈赤之侄。

          濟爾哈朗自小就生活在努爾哈赤的宮中,由努爾哈赤加以撫養,所以他與努爾哈赤的兒子們關系很好,尤其是與皇太極的關系更是非同一般,這樣他才會在父兄反叛后依舊受到信任和重用。濟爾哈朗從青年時代起就追隨努爾哈赤南征北討,因軍功受封為和碩貝勒。是努爾哈赤時期共柄國政的八大和碩貝勒之一,也是皇太極時代四大親王之一。成為清朝歷史上除多爾袞外惟一一位受“叔王”封號的人。后入享太廟。

          展開全文
          开心棋牌